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牵牛过河的博客

 
 
 

日志

 
 

兵团佚事系列之四 亲家pk仇家  

2011-07-28 18:26:28|  分类: 文学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兵团佚事系列之四 亲家pk仇家 - 牵牛过河 - 牵牛过河图片来自网络
  

兵团佚事

系列之四 作者:易希高

亲家pk仇家

    

                                                                                                     


大老李和大老刘的亲家关系已经明确地确定了下来,按照人们习惯的说法,叫做板上钉钉。因此,两家也就更加亲热起来。

大老李家住在团部的园林队。人们说,团部是农场的“首都”,因为这里是农场政治、经济、文化的中心。这话说得有一定道理,也很有意味。可不是吧,统管全团的人权、财权、物权、文权和决定全体员工命运的生存大权的统帅部都设在这里;这里有学校、医院、商店、邮局、储蓄所、幼儿园等公益单位;有礼堂、操场、球场、露天电影放映院等文化体育娱乐设施;有农副产品加工厂和园林队这类连队建在周边,还有一座五层楼高的水塔。就农场而言,这是最热闹繁华的地方。文化生活十分枯燥的农工们,歇大礼拜时,有的走几十里路跑到兰新路上去看火车,不去兰新路,来团部“首都”逛一趟,凑凑热闹,总要省力省时省心吧,何况趁此机会说不定还能遇上老同学、同乡和朋友。因此,大礼拜天这里更热闹了。

大老刘的家住在农场边缘的21连,人们说那里是农场的“边疆”。大老刘这个大礼拜天前来“首都”,一是到商店买点东西,二则是正式走走亲家,和亲家商量什么时候办儿女的婚事。

大老李今天特别高兴,按照他的说法叫做双喜临门。哪双喜?一喜是他请了一尊伟大领袖的石膏像,二喜是亲家亲自上门造访。

今天一大早,大老李就起床了,大礼拜天也没有睡个懒觉,只因为他要去请伟大领袖的石膏像。请注意!是请,不是买。伟大领袖的石膏像不是商品,也就不能当商品随便自由买卖,连个买字也要忌违,不叫买而要叫请,虽然一分钱也不能少!伟大领袖不是人,是神,把他请进门来,准能保一家平安。

因为他去得早,排队排在前面,所以也就先请到手。他毕恭毕敬双手抱着伟大领袖的石膏像,怀着无限崇敬与喜悦的心情回到了家。一家人都在门前等候,左右邻居也以羡慕的眼光打量着他们。

大老李家住的是兵团常见的那种土坯房子,开敞式的,周围没有围墙。家里最值钱而又最适用的家具是一只木头包装箱子。这只木头包装箱子,过去装过炸药,炸药用完后,他用廉价将它买了下来。没有加工,还是原来的样子,长、宽、高,均约有七十厘米左右,四方形,杂木木料,相当结实。垫高点可以当桌子吃饭,也可以做茶几放茶壶茶杯,还可以放其他家什,一物多用,一专多能。

大老李怀着虔诚与敬仰的心情,将请回家的伟大领袖石膏像,小心谨慎地放置在这只木头包装箱子上。话又说回来,没有其他地方可放,家里又没设神龛,暂且就放在这只木头包装箱子上吧。

就在这时,亲家大老刘来家了。亲家相见,格外亲热。

大老李早与老伴商量好了,将家里那只唯一下蛋的老母鸡宰了,招待亲家。那可是最热情最真诚最厚重的款待啊!

寒喧过后,大老李坐在小板凳上,一边磨刀,一边与坐在对面小板凳上的大老刘聊了起来——只是不是聊家常,那时候不兴聊家常。


                                                                         


大老刘是21连“活学活用”的积极分子,积极分子当然离不开“活学活用”。虽然在家里,也先谈国际形势,再谈国内形势,他一本正经地说:“柬埔塞到外国转了一圈,又回来了。”

大老李听了,不禁一楞!柬埔塞是个国家,怎么能到外国去转一圈呢,显然亲家说的是柬埔塞的国王西哈努克亲王。但是,他没有纠正,怕有驳他的面子,只随和地道:“那当然。”

“柬埔塞到外国去,那油条油饼可能随便吃,不定量。”大老刘说得来劲了,只是这回没怎么突出政治。

“那当然。”大老李又附和道。

“不知道柬埔塞出国要不要带粮票?甘肃粮票在外国管不管用?”

“甘肃粮票可能不行,至少要全国粮票。”

“美国人民最可怜了,他们连甘肃粮票也没有。”

“他们什么粮票都没有。”

“也是的,他们过着牛马不如的生活。”……

就这样,一边聊着,一边磨刀。不一会儿,刀已磨好,大老李用拇指肚儿拭了拭刀锋,风快的,他满意地自我点了点头。随后,顺手将磨好的菜刀放下,便站起身来,他准备去逮鸡,逮那只唯一下蛋的老母鸡。

刚才说了,大老李家住的是兵团常见的那种土坯房子,开敞式的,周围没有围墙,那鸡也就不受阻拦,跑到老远的地方觅食去了。大老李和他老伴好不容易把那只唯一下蛋的老母鸡逮住,捉回家来, 一看,亲家大老刘不见了。

哎!亲家哪儿去了呢?

他们正在纳闷要去寻找的当儿,大老刘回来了。

“亲家,你去哪里了?”大老李的老伴喜孜孜地问道。

“谁是你亲家!”大老刘可没好声好气地说。

大老李一听语气有些不对劲儿,不禁抬眼一看,嘴里也随口叫道:“亲家……”

这一看不打紧,只见大老刘脸色变得异常的严肃,非常的难看,脸上的横肉似乎在颤抖。发生了什么事呢?就这么一袋烟工夫,大老李很有些不解。

大老李满脸堆笑,又叫道:“亲家……”

“呸!”没待大老李把话说完,大老刘狠狠地朝地上吐了一口唾沫,气急败坏地喝道,“你这个现行反革命分子!”

大老李和他老伴不禁一惊愣,也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他们不约而同地看了大老刘一眼,又彼此互相看了看。这是怎么回事?正欲想询问,没等他们开口,只听大老刘加重语气地对身后的人说:“你们都看到了的吧!这不是现行反革命是什么?”

这时候,大老李和他老伴才发觉亲家的背后已站着两个背枪的人,那是两个基干民兵。

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却原来,大老李将磨好欲宰鸡的菜刀顺手就搁在那只木头包装箱子上,把儿靠着墙,倒竖着,刀口正对着伟大领袖的石膏像。这还了得!将刀口对准伟大领袖。大老李看到,阶级斗争的弦立马蹦蹦跳了起来,根本没加思索,不辞而别,火急火燎地跑到团部保卫科报案,说发现了重大的现行反革命案件……于是,接下来就出现了以上的这一幕。

这还有什么可说的,这是地地道道的现行反革命行为。人证物证俱在。

伟大领袖说了,阶级斗争处处有,天天都在线上走。这,又一次证明伟大领袖的论断多么英明,多么伟大,多么正确。

接下来的事就用不着再述说了,大老李被押送到团部保卫科。大老李一时还不能接受这个现实,因为变化得太快了,真是戏剧性的变化。他想:本是一场喜剧,怎么一下子变成了悲剧;本是亲家,怎么一下子变成了仇家;本是请回来一尊神来保佑自己,却偏偏就因为它带来了灾难。

 

 

 

  评论这张
 
阅读(10911)| 评论(12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