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牵牛过河的博客

 
 
 

日志

 
 

兵团佚事系列之三 漂亮女人【原创】  

2011-09-02 21:21:39|  分类: 文学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兵团佚事系列之三 漂亮女人【原创】 - 牵牛过河 - 牵牛过河
 

 

兵团佚事

系列之三   作者:易希高

 漂亮女人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正因为故事真实,为了避免给当事人(包括他们的后人)带来不必要的麻烦,虽然过去的时间已经几十年了,但还是隐去其真实的地点与人名,而用字母来替代。

W连是个以老职工为主体的连队,老职工人数居多,部分知青分散在各班排。W连的指导员P是当时兵团最吃得香的复员转业军人。他年富力强,体力与精力都过剩。脑子好使,红宝书里面的语录倒背如流,曾经荣获相当一级的“活学活用”积极分子——那是当时最高的荣誉与荣耀。组织能力也强,把个W连的各项工作搞得红红火火,高山打鼓——名声在外。人们普遍认为他前途无量,有人还借用样板戏中的一句台词:“飞黄腾达有时机。”

P很看上本连队的女职工R,一心想把她弄到手,归己享用。

R是什么样的人物呢?叫P指导员这般望而观止,如此大跌眼镜。

只因为R长得太漂亮了!一位名副其实的漂亮女人。

到底漂亮到一个什么程度?

简单地说,鹅蛋儿脸型,五官端正又布置到位,差一分一毫就会逊色,又搭配得恰到好处。鼻梁儿正直,眼睛大而明亮,柳叶眉仿佛正欲展翅起飞,白里透红的脸色使人联想起五月早晨的朝霞。中等个儿,体形与体态都有着成熟女人的风韵。那体形体态穿什么衣服都好看,换句话说,什么衣服穿在她身上都好看。挖空心思也难在她脸上身上找出毛病来,如果硬要找的话,那可能只有稍微略显胖了那么一点儿,一丁点儿。只是,肌肉丰满富于性感,更显出成熟女人的风情来。三十多岁的人,看上去似乎只有二十几……总而言之,要怎么漂亮就怎么漂亮,历史上的西施杨玉环也不过如此罢。

为了更好地说明问题,举个具体例子来说吧——人们在大田里劳作,正常的健康的男人们都喜欢站在她的下风头干活。为什么?只因为想闻到从她身体上散发出来而随风吹来的那种好闻的诱人的令人陶醉的气息。站在下风头的男人们,还总是情不自禁地做着深呼吸。这

也就最能说明问题了吧!

R生长在中国最大的城市——上海,还上过中学,属于知识女性,有着知识女性的气质。谈吐文雅,口齿清楚,说起话来抑扬顿挫富于音乐感。举手投足,优雅大方,文静秀气,就是拿个铁锨干活,虽然力气欠缺,但她尽心尽力,那动作也是十分的优美。大家都喜欢她,有话无话也要与她搭讪几句,尤其是年轻的男人们。她也彬彬有礼,微微一笑,客气相答,礼貌有加。

可惜的是,R政治上先天不足——家庭出身不好,并且嫁了一个“五类分子”K.K在上中学的时候,参加了三青团。三青团全名叫三民主义青年团,是国民党的预备队,共产党执政后,把它打成了反动组织,K也就顺理成章地成了“分子”——阶级敌人的别称。

按照当时的政策,这样的人是不能留在上海的,因为他们每时每刻都想搞破坏,搞全面复辟资本主义,必须外迁,才能保证上海的安全。于是,他们被强制性地迁往了边疆的劳改农场。来到边疆劳改农场后,享有相当于劳改释放人员的待遇,每月工资二十多块钱。后来劳改农场移交给生产建设兵团,他们也便成了W连的老职工。这样的人员不少,人们习惯地称他们为上海移民。

对于漂亮女人R,曾经有多少男人们站在远远的地方,用直勾勾的眼球,尽情地在她身上抚摸——目光抚摸是不触犯法律的,也没有触犯道德的底线。仅此而已。谁也没有对她动过真正的邪念,谁也不想在法律与良心上留下罪恶的指纹。

P指导员可不这样单相思,静止的单相思。他在内心里鼓励自己,决不做口头革命派,他拟付诸行动,动真格的!

P指导员手中握有伟大领袖赋予的上方宝剑:阶级斗争。阶级斗争,一抓就灵!这一法宝,灵敏程度极高,立竿见影。说干就干,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当晚就召开全连批斗大会,开展深入持久的阶级斗争。

P 指导员命令将阶级敌人K抓起来,进行批斗。根据伟大的革命理论:对敌人的宽容就是对人民的残忍——所以,对待阶级敌人决不能宽容而要残忍,才算是对人民不残忍。在这种残忍逻辑的指导下,批斗时将K用绳索将他吊起来,再对他口诛笔伐。

批斗会按照安排正常进行着。P指导员却蹓出了会场,他来到K家,也就是女职工R的土屋里。P指导员没搞什么铺垫,也没搞什么循序渐进,他有些迫不及待,开门见山就提出要与R上床的事。如果她答应,他就立马去把被吊在那里的K放下来;如果不同意,就一直吊着。叫她表态。就看她的态度,根据她的态度而决定下一步的行动。

R深知被吊起来的那刑法的残忍,那是叫人活受罪呀!活受罪的是她的男人,她心如刀绞般地疼痛。在上天无路入场无门的情况下,她嘴唇颤抖着,含着眼泪点了点头,算是同意了。

P指导员见她答应了,便放心地走出了她的土屋。P指导员说话算话,回到了批斗现场,命令将被吊着的K放下来。又命令将他捆起来,丢进菜窖,叫基干民兵看守着,以防他狗急跳墙进行阶级报复。

处理完后,P指导员又回到R的土屋里,像老鹰抓小鸡一样,将R抱着上了床。R满脸泪水,不敢反抗,连吱声也不敢,任他摆布与蹂躏……

P指导员旗开得胜,马到成功,原以为多么复杂的事却原来这般轻而易举地就做成了。他有着一种成功的喜悦。他想起了当时一位伟人的话:有权就有一切。这一切——当然包括漂亮的女人在内。他从心坎儿敬仰着那位伟人,他的话可是真理呀!

自此尝到甜头后,在人家上班的时候,P指导员以找R谈话的名义,常把她留下,尽情地享用……

俗话说,纸里包不住火,雪里埋不住人,没有不透风的墙,时间一长,这件事终究被抖露出来了。事情既然出来了,压是压不住的。不如变被动为主动,使自己处于主动地位。处理,坚决地处理。

怎么处理呢?

类似的事情,全国各地都发生过,人家已有成功的处理经验。学习人家的成功经验,照章办事就成。根据阶级斗争的伟大理论,无疑责任全在女人身上,罪名是现成的:拉革命干部下水!

提高到纲上来认识,这是阶级斗争新动向。

革命左派们又有了一次与人斗,其乐无穷的大好机会。他们兴奋着,组织了一场别开生面的批斗——游街。从人格上彻底羞辱她!也让大家看看拉革命干部下水的结果!不知从哪个旮旯里找来很多只被抛弃的破鞋,串成一长串,挂在她的脖子上;再找来一只破脸盆,叫她一边敲,一边不停地自我喊:“我叫×××,我是破鞋,我拉革命干部下水……”

连里有个放牧班,放牧班有个戴眼镜的羊倌,姓李,大家都叫他李羊倌。据说他在偷偷地看一本人家看不懂的什么书。李羊倌赶着一群羊在此经过,正碰上连里的游街队伍,他瞥了一眼这个游街场面,口中念念有词,只是当时人们听不明白他说的话是什么意思,只听他喃喃念道:“身如菩提树,心如明镜台,朝朝勤拂拭,莫使惹尘埃……腐败、腐败,必然腐败,不腐败才是天下之大怪……

  评论这张
 
阅读(8937)| 评论(13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